(1 / 2)

苏有容不想跟几个保安多纠缠什么,开口道:“给你们老总打电话,就说苏有容到了。”

“我们可不管这些事儿,你自己打吧!”

几个保安坐了下来,嘀嘀咕咕说着,在他们心中,陆总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喜欢苏有容这样前凸后翘,长相妩媚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只有他们这种俗人会喜欢,在他们心中,陆总身边陪伴的女人,都应该是知书达理,而且气质非凡的女人。

“我跟你说,陆总年纪轻轻就能成功,那是一般人嘛?人家的境界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就算是离婚了,以人家的身份,要么跟富豪的女儿交往,要么跟当官的女儿交往。”

“没错,有钱人都跟有钱人玩,人家怎么会喜欢这样的?”

他们的这种想法没错,就好像富二代怎么会跟网红在一起?

苏有容掉过头朝着不远处的电话亭走了过去,给陆峰办公室打了过去。

“谁啊?”陆峰接起电话道。

“我,苏有容,在你厂区门口,保安不让进,你接我一下。”苏有容说道。

“你先找个酒店住下,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再说。”陆峰朝着电话道。

“我现在就要见你,有很紧急的事情,你这么怕见我嘛,你现在是单身,怕什么啊?你要是这的话,那我实在不行拉个横幅在你厂区门口,我无所谓!”苏有容没好气道:“反正今天报纸头条都是你,我给你添把火。”

“你脑子有病吧?”陆峰没好气道。

“我下飞机的时候,呼吸着这里的空气,想起你对我做的一切,我心情能好嘛?我告诉你,现在我是陈氏资本的执行董事,我是念你帮我的情谊,这段时间对你没什么动作,真想搞你,不要觉得我做不到,冯先生前天给我打电话了,你不想知道说了什么嘛?”

“我派人去接你!”

“你亲自来!”苏有容对着电话道:“派人来我不进去。”

“行,我亲自来!”

几分钟后,陆峰到了大门口,几个保安急忙站了起来,说了一声陆总好,苏有容看到他走出来,脸上露出笑意,脚踩着高跟鞋飞奔而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接我!”苏有容说着话,直接往陆峰怀里扑。

“干什么呢?”陆峰一把将她推开了。

“先回你办公室。”苏有容眉眼带笑道。

几个保安看的都愣了,俩人走后,坐下来道:“俗啊,没想到有钱人跟我一样俗!”

“俗不可耐!”

“我对他太失望,没想到他跟我一样,也喜欢这种类型的。”

一个稍微上了年纪的保安喝了一口茶水道:“你们年轻人不懂了吧,男人对漂亮能抵抗,对于骚,真的抵抗不了。”

陆峰离婚的消息成为了花边新闻,迅速扩散出本省,张凤霞老家,一处大院里,院子很大,却条条有序,已是深秋,张凤霞穿着一身碎花睡衣,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子。

微风吹来,带着一丝凉意,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桌子上放着刚刚送来的报纸。

“送你留学,是希望你学业有成,回国效力,虽是女儿身,戎马一生不敢奢望,可也在其他方面为国出力,我们国家在经济、民生、能源等方面都很薄弱,你这么大个人,却蹲在我这个耄耋老人面前看蚂蚁,你羞不羞啊?”老人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我脸皮厚,无所谓!”张凤霞蹲在那,给一只蚂蚁面前用棍子画出一条‘沟壑’。

“你看看你,都学了些什么,要不然去支援边疆吧,锻炼锻炼,然后再调回去,或者去挖石油。”老人有些不太高兴道。

“我不去,过几天我就走,回我爸妈那。”张凤霞有些倔强道。

“我跟他们说了,你敢回去,让你爸打断你腿,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看看报纸,就因为这小子?”老人把面前的报纸递给她道:“他都离婚了,你啊,就是跟着他学坏了,我见的人多了,像这种面相,没一个好人。”

“离婚了?”

张凤霞站起身走了过来,拿过报纸看了一眼,中午的报纸,标题是:佳峰电子董事长陆峰对外宣布离婚,妻女身份成迷。

张凤霞愣在了当场,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么个结果,可也注定是这么个结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