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沉默!只有沉默,相顾两无言,唯有泪千行!陆峰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或者可以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劝自己走过人生这一劫!如果单身是在人间,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应该就在仙界,而分别的那一瞬间双双跌落无间地狱。在无间地狱受苦的人会告诉人间的单身人士,单身真好,别陷入爱情这个泥潭,身在仙界的恋人俯视着下面的凡人,会不断的召唤他们,想要让对方也感受自己的快乐。舔狗则不同,他在这三界之中来回穿梭,一天的心情跌宕起伏,舔狗真牛逼!陆峰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告诉江晓燕,希望回到之前,他割舍不下,让她好好想想,钱不钱的无所谓,人活着不能只为了钱,平凡的人为另一个人活着,伟大的人为一群人活着。他只是想找回自己的平凡。高志伟把陆峰送到了天悦大酒店,大半天的时间他也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他很想帮帮陆峰,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张了张嘴,只能叹了口气。“都是活在世间的人,谁又能走过情这一关呢。”高志伟点着一根烟道:“陆总以前绝对是豪气冲天,凌云壮志的一个人。”“这些老总不都对感情很淡嘛,前段时间那个王总,包养了个小姑娘,感情可好了,谁不要就不要了。”一旁的副总说道。高志伟看了他一眼,说道:“入了心的人,是毒药,至于包养的那些,顶多算是去痛片,我得找个劝的动他的人。”高志伟思来想去,还真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大头。“回去找找大头电话,走!”高志伟上车道。“大头是谁?”两个副总对视一眼,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听高总的话,好像是公司里的。“公司元老级的人物,跟陆总一块创业的,快走吧!”高志伟催促了两句。傍晚时分,江家,全家人都坐在了炕上,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炕上放着被褥在角落里,江富桥靠在被褥上半躺着,翘着二郎腿,脸上满是得意。“哼,那小子看见了嘛,妈的,以前跟我横,我跟你们说啊,以后我玩不死他,不就是个看门狗,凶的很!”江富桥俨然一副把高志伟往死了整的意思。“陆峰之前就有问题,哪儿有不用自家人,让外人把钱挣的盆满钵满的,简直开玩笑,我朋友问我,说你妹夫挺有钱的,你现在什么总啊?哎哟,我都不好意思提!”江富路脸上表情夸张道:“人家求我办点事儿,我都躲着走。”“那可不是,我也看出来了,这个陆峰,你就得治治他,今天不也老实的很嘛,早就该这样了,胳膊肘哪儿有往外拐的。”大嫂站在一旁道。宋雪梅一直不说话,众人叽叽喳喳的,江晓燕在旁边的屋子床上躺着,听着这些话面无表情,只剩下木然。原本不怎么想掺和进来的江二狗,看到自己两个儿子都成了老总,心里也是痒痒的很,最起码也不能比儿子低吧。“我得让陆峰给我弄个老总当当,晓燕,什么总比你大哥、二哥大的?”江二狗朝着隔壁喊道。一旁的谢恒开口道:“那得是董事长,任何公司,董事长最大。”“行,那我就当董事长。”江二狗咧嘴一笑,顺手拿起烟点着一根。“什么董事长不董事长,不要在乎那些名头。”宋雪梅开口了,朝着众人道:“我一直在琢磨,人家一句话能让你当什么老总,一句话就能让你下来,不能他说了算,我们得掌控他,现在他二三十个亿,未来如果钱更多了,那也得是咱家的。”“没错,妈这话说的在理,人心是会变得,我们要让他不敢乱起心思,乖乖的,治住他!”二嫂赞同道。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姜还是老的辣,思考问题都在根儿上!谢恒办过公司,对于企业还是比较了解的,开口道:“这个事儿,我还真有办法,想要控制一家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股权,现在不管是佳峰电子还是佳美食品,股权都在陆峰手上。”“谢恒懂这个。”江晓红看向自己男人,脸上带着自豪道:“他也是老总,对于这些什么...额...股权啊、董事会、商业结构都懂,我说的对吧?”“对对对,晓红可聪明了,将来绝对是大老板的潜质,这些词儿都能说出来。”谢恒夸了一句。宋雪梅看向谢恒道:“那怎么能控制住他,别明天他不高兴,就把家里人踢出去了。”“说到底就是股权的事儿,只要让陆峰把股权交给家里人就行,咱家组成一个董事会,然后给陆峰发工资,让他当总经理,他要是敢说个不字,随时能处理他。”谢恒提议道。“这个好!”江富桥坐起身道。谢恒也知道,决定一家公司未来能不能赚钱,还是看主要决策的几个人,甚至就是陆峰这个把握发展大方向的人。陆峰要是直接不干,掉过头再开一家公司,去干掉在场这些人掌控的一家公司,估计连一年都用不了。“咱跟他签个合同,二十年的聘用合同,他要是敢走,咱就让他赔钱。”谢恒提议道。众人商量着具体的细节标准!江晓燕都听在耳朵里,此刻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比她的心还凉了,她知道,不能这样下去。陆峰未来的路很远,更多的人需要他,不能因为自己这么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毁掉他。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高志伟给大头打了个电话,就赶到了大头家里,一处二层小洋楼。大头去年结了婚,当时想找陆峰当证婚人,可是他太忙了,问了一圈,大头的父亲说算了,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人家有自己的事儿,就不要打扰。现在大头的父母也从村里搬了出来,不再种地,当年父亲告诉大头,说地里的野草每年都会长出来,可是大头过了二十多岁,就没有二十多岁了。现在地里的野草依然在长,已经跟他们无关了。大头进修完会计后,在厂子里干过一段时间,后来股权分红拿到一笔钱,就想着自己做点什么,结果被他爸劝住了。他爸认为,大头不适合做买卖,作为农村人,对于地、房子这类东西很在乎,所以把钱都买了门面房和小洋楼什么的,现在主要是当房东。日子简单却安稳的过着,再加上佳美食品的股权分红,大头这辈子基本上可以无忧无虑了。客厅内,众人听着高志伟说陆峰最近的现状,大头坐在那也是有些感慨,他爸妈坐在一旁,虽然已经不在村里,可是脸上依然刻满了风霜。大头胖了不少,看上去更加有福相了,不再是以前那种木木呆呆的样子,开口道:“高总,我也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其实我真的很想见峰哥一面,可是我怕见面后生分,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如不见,至少以前的感情还值得去回想一下。”“陆总一直挺惦记你的,去年还问了,现在这个事儿,弄成这样,也是让人始料不及,这样吧,我跟他提一句,如果想聚聚的话,我来安排,你看行吗?”高志伟问道。“行!”大头老婆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大头介绍道:“这是我老婆,这是闺女。”“哟呵,你这结婚一年,速度够快的啊!”高志伟调侃道。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气氛好了不少,在家里逗留了一会儿,高志伟告辞了,大头站在院子里,心情还是比较低沉的,陆峰在他心中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他没想到,神有一天也有会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怎么了?听说峰哥碰到麻烦事儿了?”大头媳妇走过来问道。“我一直想还他一点人情,可是我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觉得开心不起来,早点休息吧,我现在能帮他的,不多了。”大头颇为感慨道。次日,一大早江晓燕洗脸梳头,换了一身衣服,看上去精神头不错,好像真的想通了什么,早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周雅接的电话,她问了多多的情况,又在电话里安抚了好一会儿多多。宋雪梅一家人已经商量好了,早上的时候,谢恒开车出去甚至连合同都答应了出来,与其说是雇佣合同,不如说是一纸卖身契。陆峰早早就醒来了,没有吃饭的胃口,呆坐在房间内,天悦大酒店,陆峰对这里太熟悉了,熟悉的能回想起曾经的一切。上午十点,他打了个车再次到了江家,江二狗、宋雪梅俩人坐的笔直,其他人站着,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众人目光之下陆峰走了进来。他们不就是想要钱嘛?钱对于陆峰来说,不是什么问题。“想让我闺女继续跟你过日子,我们一家子商量了一下,昨天说的都作废,这个家我当家做主,我说了算。”宋雪梅看着陆峰道:“今天你要是答应,一切都继续,如果不答应,你就留下一半财产走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