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江晓燕带着多多走了,临走的时候,留给刘婶儿一句话,让她转告一下陆峰。“凤霞挺好的,把她找回来吧!”江晓燕说完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带着多多走了。陆峰喝的有点多,吐了一回,从卡拉ok里走出来,在楼下餐厅内继续吃着夜宵,陆峰喝着粥,看向大头,满目艳羡。伸手拍着大头的肩膀道:“你比我幸福!”“峰哥,你别这么说,你比我们都有钱。”大头安慰道:“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啊!”“对啊,只要你想,以你的财力,还有什么不能拥有的呢?”高志伟在一旁说道。店内其他吃夜宵的人们听到这话纷纷侧头来看,都在暗想,这是喝了多少,吹成这样?这个年代午夜时分依然开着的夜宵店全城一只手数得过来,无一例外都是普通人消费不起的地方。不远处的一桌坐着四五个人,听到陆峰这桌子的话,一个中年男人低声道:“刘总,现在的年轻人吹牛不怕闪了舌头,你要不去跟他比比钱?”“你更无聊。”刘总打趣道:“能说这种话的,能有几个钱?”“在听听。”另一人兴趣盎然道。陆峰叹了口气,给自己点着一根烟,说道:“有钱就好嘛?我现在真的是,只剩下钱了,你俩可能体会不到,当一个人穷的只剩下钱,那是多么可怜的一件事儿。”高志伟跟大头对视一眼,他俩觉得,陆峰好像也没那么痛苦了,反而这两人现在有点痛苦。“咳咳!”高志伟咳嗽了一声,给自己点着一根烟,说道:“您这个痛苦,我有点体会不到。”“我每天很忙,脑子里想的全是公司的事儿,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以前还有个家,现在家也没了,挣钱有什么用?人是个活物,是需要陪伴的,当只剩下金钱相伴......。”陆峰是发自肺腑的感到难受,抽了一口烟,叹了口气,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说道:“没有意义!”“我可以陪着你啊!”高志伟立马开口道:“只要你愿意,我立马辞职,给你当秘书都行。”“你能力太次了。”陆峰低下头道。高志伟:...........不远处那一桌听的都快笑抽了,又怕笑的太大声让这桌小年轻听到,大晚上起个冲突,不太合适。“人生有很多种使命,或许我命中注定要匡扶商界,为国家奉献一生,也好。”陆峰猛抽了一口烟道:“至少不会多想其他的,以前的我多潇洒,自从跟她在一起后,每天牵肠挂肚的,时不时往家里打电话。”刘总几人是在憋不住了,脸都快笑扭曲了。“噗,哈哈哈.....匡扶...匡扶商界!”“刘总,你去跟他比一比。”男子鼓动道。“我喝多了都不敢这么吹啊,今天算是开了眼。”“去跟他比比。”另一男子道:“刘总,你去帮他醒醒酒。”刘总不断的朝着这边看着,高志伟背对着他,这三人只能看到陆峰和大头两个人,刘总站起了身,朝着身边两人道:“看好了啊!”俩人满脸戏谑道:“好好给年轻人醒醒酒。”刘总迈步走了过来,朝着陆峰道:“年轻人,我听你说,钱太多,很痛苦啊?你要这么说,咱两可是同道中人,我也比较痛苦,而且我的痛苦比你更大,更煎熬。”陆峰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我们只是聊聊天而已,心情不太好!”“我能理解,你这两位朋友体会不到你的痛苦,我知道,因为我也很痛苦,小兄弟要不我们比比痛苦?”刘总似笑非笑道。旁边桌子的两个人已经快笑抽了。陆峰笑了,真是什么人都有,把烟头拧灭,又给自己点上一根,问道:“行吧,你几十个亿啊?”几十个亿?刘总和旁边桌子的两人一愣,大笑不止。“小兄弟,你是喝了多少啊?几十个亿?我还几百个亿呢。”刘总拍着陆峰的肩膀道:“年轻人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不能只吹牛,还要奋发向上,有挑战人生才有意义嘛,不能说一努力就成功,那还有什么意思嘛?”高志伟侧过身看着刘总,刘总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道:“高总?您怎么在这?”“我在这陪陆总吃饭啊。”高志伟看着他道:“用手倚着陆总很舒服嘛?”不远处桌子旁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微妙,刘总急忙把手从陆峰肩膀上拿开,高志伟在他面前都是有钱人,更何况是高志伟都需要敬仰的存在呢?“你有多痛苦啊?”高志伟盯着他没好气道:“你那也好意思叫痛苦?”“不好意思!”刘总连连躬身,朝后退去,回到位置上收拾一下东西跟另外两人匆忙离去了。陆峰是真的感到钱对于自己没什么用了,这种感觉比上一世更加强烈,上一世他需要不断的学习,方才能稳住自己的财富,在市场竞争中保证自己的公司不被落下。现在呢?别说现在是93年,他就是在家里躺着呼呼睡觉,睡个十几年,再出山搞移动互联网,都能成为最顶级富豪中的一员。有些孤独只有自己懂,在喧闹的场合说出来,像是一种炫耀,你不懂他富的孤独,他不懂你穷的无奈。后半夜一点多,陆峰回了酒店,刚到天悦大酒店大堂,原先站在门口的礼仪姑娘,现在成了大堂经理,看到陆峰喝的有点多,急忙上前一把扶着。“陆总,您没事儿吧?我送您上去吧。”大堂经理很是热情道。“你们回去吧,我来照顾就好,这是我们酒店应该做的。”大头和高志伟点点头,各自回去了,前台值班的两个小姑娘也过来帮扶,大堂经理急忙道:“不用你们,我一个人就行。”陆峰看着她那张脸,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也是精心梳理过的,灯光下这张脸精美极了。“陆总,你不认识我了?”她笑了笑道:“我以前站在门口的小叶啊!”“长大了,成熟了。”陆峰迈步朝着楼上走去。“您慢点,这都多久了,我刚来的时候才十九,现在都二十四了,可不就成熟了,陆总是越来越帅了,越来越有气质了。”她扶着陆峰往楼上走,动作有些亲密。陆峰能感觉到什么,上了楼后,说道:“我自己回房间吧,这都几点了,你这个大堂经理还上班啊?”“以店为家嘛,我送您去房间,万一摔倒了就不好了。”她说着话又要伸手搂陆峰的腰。“不用了,没喝那么多。”陆峰说完朝着房间走去。回到房间,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当人有钱之后,对于一些事情真的很难分辨,因为看到的都是笑脸,每个人都很真诚,遍地都是机会,爱情更是像野草一般随处可见。陆峰低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睡过去了。十月金秋,北方的空气中已经弥漫着凉意,南方还要经历最后一番燥热,秋姑娘才会赏脸光临几天。这段时间,佳峰电子的变动已经引起了不少业内人的讨论,作为执行总裁的张凤霞已经二十多天没上班,陆峰也不知所踪,都是一些副总在管理着,甚至研发公司的新品方案敲定都是柳城和朱立东商量后决定的。外界一度在传张凤霞离职的事儿,已经有公司开始试图联系张凤霞,如果有机会肯定第一时间挖过来。张凤霞在酒店住了几天,最终决定回老家,临走的时候,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她把自己左手边抽屉里的辞职信放在陆峰的桌子上,并在辞职信的信封上加上一句话:对晓燕姐好一点!外界纷纷扰扰,家电全产品阵列的大战就在明年,佳峰电子不管是市场、研发、还是融资都到了关键时候,缺不得人。陆峰一直在老家住着,每天跟大头吃吃饭,他想让自己缓一缓。江家人自然去了陆峰家闹腾,不过陆峰的爸妈已经搬出去了,闹的特别大,把家里的玻璃都砸了,街坊邻居全知道了。江晓燕的离去,让宋雪梅一家子格外愤怒,他们对外说江晓燕寻了短见,让陆峰为江晓燕偿命。江晓燕带着多多去了深圳,把别墅里的一些东西收拾出来,自己租了个房子,同时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宋雪梅,自己已经长大了,要一个人出来闯荡闯荡。宋雪梅接到电话后,自然是破口大骂白眼狼,只不过这一次江晓燕不再听她多说一句话,直接把电话挂了。给多多找了学校入学,江晓燕身上没多少钱,出去找了工作,一直没遇见合适的,忽然想到还有已经很久不管的华纱化妆品厂。外界不断的在刺探张凤霞、陆峰到底怎么了,企业内部是否依然正常运转,就连黄友伟都打过电话,他也害怕,最后一刻发生什么失控的事情。因为佳峰电子公关部的负责人对外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躲躲闪闪,导致外界猜疑不断,甚至有谣言陆峰出了意外,已经离开人世。谣言的传播速度之快,很快传到了香江,冯志耀听到这个事儿,第一时间冲回了家,敲开冯先生的房门。“怎么了?”冯先生放下手中的报纸问道。“大陆方面有消息说,峰哥已经很长时间没管公司说,听说出了意外。”“什么?”冯先生大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