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黄友伟挂了电话,立刻叫人组织开会,没一会儿崔秘书走了进来,朝着黄友伟道:“已经全部通知下去了。”“狄明德也通知了嘛?”“通知了,黄书记,这场会议上要不要警告一下他?”崔秘书问询道:“最近他的动作有些大啊!”黄友伟深吸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烟点着一根,现在的局面已经有些复杂了,抽了好一会儿道:“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把佳峰电子的直销店恢复就好。”崔秘书在一旁点头附和道:“大局为重,该忍还得忍啊!”外界已经是沸沸扬扬,如此大的动作对于佳峰电子而言,是绝无仅有的,最近的事儿确实多,一波接着一波的搞。其他电子企业刚开始也有点慌,按照佳峰电子的那种查处力度,本市没有一家民营企业能过关,各方打探后,得知只是针对佳峰电子,众人一颗心总算是放在了肚子上。一间办公室内,几个老总聚集在一块喝着茶。“这真是老虎打架,吓死我们这帮兔崽子啊,你是不知道,我早上刚听说市监局抽查把佳峰电子的直销店给查封了,整个人都快吓死了。”“哈哈哈哈,佳峰电子如果都过不了抽查,全市的电子业都关门算了。”“最近是越闹越大,颇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感觉啊,郝家三兄弟什么来头,这么大动静,我感觉陆峰这一波扛不住啊。”“这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窥探的了,我可有最新消息,市里面开会了。”众人一顿阴谋论后,喝上一杯茶,颇有一种坐看风起云涌的淡定感。大会上,黄友伟脸色难看,狄明德坐在左手旁眼观鼻,鼻观心,好像整个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黄友伟用手拍着桌子喝道:“谁让你们查的?有这么查的嘛?谁指使你们的查的,今天不给我个交代,就给我滚蛋!”市监局的负责人脸都紫了,悄悄的看了一眼狄明德,他哪儿敢说是狄明德吩咐的。狄明德慢悠悠的开口道:“谁牵头,谁负责,你尽管说,今天不管是谁,这个责任必须落实到个人头上去,严查必究,对于本地企业造成的恐慌是长久的,当然了,你们也是本着查处伪劣产品,职责所在,可以理解,放心大胆的说,我跟黄书记给你撑腰。”狄明德这话说的漂亮,市监局的负责人一咬牙,低头道:“是我做的主,没来得及上报,本意是纠正市场,没想到下面执行的时候走形变样,我的错,您怎么处理我都行。”能怎么办?黄友伟拍着桌子破口大骂,现场噤若寒蝉,狄明德在一旁帮忙劝说着,大事儿化小小事化了。“马上啊,给我撤销掉!”黄友伟吩咐道:“消除一切不良影响。”会议散了后,走廊内狄明德跟市监局负责人并肩走着,两人低声的说着话。“怎么办?现在我就把封条撤掉?”“撤掉?给我扛着,这点事儿都扛不住嘛?”狄明德低声呵斥了两句,大步流星的朝着前面走去。佳峰电子,陆峰在食堂吃着饭,他倒是不慌,不过负责本地市场部的一些经理已经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级对一级,陆峰联系了黄友伟,下面各级的负责人和经销商都有自己的关系,这样一来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就已经形成。一些片区内,店面经理跟执行者关系不错,前门贴着封条,打开后门继续卖货。食堂二楼,陆峰坐在那吃着饭,朱立东推开门走了进来,端着一碗大米饭坐在了一旁,开口道:“陆总,我有消息,狄明德跟黄友伟不对付,我们这事儿有点难办。”“我知道!”陆峰放下碗筷道:“不着急,咱怕啥啊,今年五六月份刚盈利的时候,财务还让我把两个亿的账还上,减轻企业负债,幸好没还,要不然现在就是任人宰割了。”朱立东略微一想,笑着道:“还是您想的周到,很多方面我考虑不如你。”“不是周到不周到的事儿,很多市政都是这样,用得着你了,你去当地考察,领导让你走前面,拍你马屁,用不着你了,你算个屁啊。”陆峰叹了口气道:“凡事儿得留一手,解封的事儿,怕是一时半会完不了。”“不是说已经在开会了嘛?”张凤霞走了进来,急切道:“我以为下午就恢复了呢。”陆峰知道,现在狄明德就是想出头,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除非把他掰倒了,要不然佳峰电子只有撤出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我下午去忙活一下,你们谁有郝志平的联系方式?”陆峰一直在等郝志平的电话,却一直等不到。加上现在这个局面,明显是朝着郝家三兄弟那方面倒的,人家不可能去帮一个大势不如自己这边的人。吃过饭陆峰坐在办公室内琢磨着,怎么才能把郝志平拉拢过来,让他觉得狄明德这帮人即将大厦倾倒。吓唬人这种事儿,陆峰已经很久没干过了,突然间又想用这招,有点手生的很。市里面开会的事儿,商界内一些顶级人物之间早就传开了,那边放个屁,他们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大家都等着撤销佳峰电子的处罚,然而上午开完会,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完了完了,市监局的人没动作,黄友伟说话已经不管用了啊。”“我跟你说,佳峰电子这回真的要完,没了黄友伟的庇护,他算个什么东西?什么狗屁青年企业家,靠的是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嘛?”“人家不撤销,是想彻底整死他,我跟你说,最近多跟狄明德走动走动吧,这人可不必黄友伟,下手狠着呢。”“我也看出来。”电话里类似的对话数不胜数。郝志海也担心对佳峰电子的查封撤销了,可是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都不见动作,他的脸上逐渐洋溢出张狂的笑容。坐在办公室,两只脚放在办公桌,嘴里抽着烟,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嘀咕了一句:打个骚扰电话。接着给陆峰打了过去。“喂,陆总嘛?”郝志海脸上止不住的笑意,问道:“怎么样?听说开会了,要把查封掉的货物撤销掉,撤销了嘛?”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刺耳,陆峰听着郝志海的话,开口道:“你嘚瑟什么?”“嘚瑟什么?我让你记住了,不是谁都能惹的,以后办事儿的时候,长点眼,碰到硬茬子不是你能抗下来的,给你涨涨记性!”郝志海抽了一口烟,喝道:“记住了嘛?”“郝总啊,夜路走多了,肯定会碰见鬼的,再说了,既然要玩就玩点大的,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你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宣布你的胜利,太早了,我告诉你,金蜂物流还要继续做,就说这么多。”陆峰说完把电话挂断了。郝志海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脸色有些难看,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不妨在黄友伟调走的当天,给陆峰上演一场车祸。此刻,本地大半个商界都在看佳峰电子的笑话,甚至有些人打电话过来,辱骂总务部负责接电话的小姑娘们。无非就是当初没让他们进入佳峰电子的配套产业链中,现在眼看佳峰电子遭难,当然兴奋的落井下石。下午三点多了,陆峰坐在那琢磨了好一会儿,忽然想到,自己完全可以弄一份内部资料给郝志平看看嘛。想到这,陆峰心里瞬间有了主意,拿起电话给张凤霞打电话,让她来一趟。张凤霞推开门走了进来,问道:“什么事儿啊?”“你是老干部家庭出身,应该看过红头文件什么样子吧?”陆峰朝着她问道。张凤霞微微一愣,感觉事情不太对,小心道:“你想干啥啊?”“能不能打印几份儿?”陆峰朝着她挑了挑眉毛道。“打印几份儿?那玩意根本没有文本的,市面上根本找不到的,而且字体也是国家专属,你打印出来不像的,就是防止伪造。”张凤霞解释道。“我知道,字体、格式、这些市面上都没有,如果你找个人画出来,然后再复印,不就行了嘛?”陆峰朝着她道:“快找个会画画的人。”“出了事儿可是你的责任啊,别又拿我当枪使。”张凤霞嘀咕道。“没问题,去吧去吧,还有就是,郝志平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嘛?”陆峰问道。“朱立东去打听了,应该不是啥难事儿吧。”张凤霞准备离去,刚打开门,杨彦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朝着张凤霞笑了笑,说了句张总好,接着朝陆峰走过来。“杨总?你怎么来了?”陆峰纳闷道。杨彦来了没多长时间,发生的事情比他在国企十几年都多,现在外界都在传佳峰电子即将完犊子了。他不想呆着了。“陆总,我想跟你告辞的。”杨彦坐了下来,说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多,现在又是风口浪尖上,金蜂物流的人员框架基本上都做好了,要不您告诉我,木油折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哪儿,我亲自登门拜访一下,不能再叨扰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