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陈汉生家里大门敞开着,院子里摆着一张大桌子,熊凯、洪大爷、陈汉生、秀儿,还有巷子里的喜子。

对于喜子来说今天这个饭算是高端局了,他在邮政里面是一个主任,今年四十来岁,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难上加难。

以他的身份,想坐在有熊凯的饭局上基本不可能,老实了半辈子的喜子觉得自己该拼一拼吧,年轻时候好面子,不会溜须拍马,错失了不少机会。

现在人到中年,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面子能值几个钱啊?

饭桌上喜子连连提酒,每次都是一饮而尽,坐下来打了个酒嗝儿,开口道:“熊总,我几年前就说过,能接洪大爷班的,只有你了,你身上那个能力啊,哎呀呀,盖不住!”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熊凯面带笑意,显然很受用,只不过还要给洪大爷面子,客气道:“主要是洪大爷助力。”

“这几天我也没少听巷子里说,自从陆峰这家人来了后,巷子里就变味了,咱这是邮政领导住的地方,陆峰算个什么东西,老贺也是,租出去能挣几个钱?”喜子卖力的迎合着众人。

熊凯听到陆峰这两个字就有点不太高兴,说道:“不提了,喝酒,不提了,喜子,你能力是有的,好好干,找准机会了得发力,不能死干活,你要是死干活就成了干死活儿,懂不懂?”

“熊总您指点的是。”喜子急忙端起杯子。

院子里喝的热闹,夏日的酷热刚刚退散而去,巷子里成群的聚集在一块聊着天,无非就是说陆峰一家子。

几分钟后,陆峰开着车直接停在了家门口,下了车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打量着。

“陆峰,下班了啊?”一个大妈朝着陆峰问道。

“是啊,您乘凉呢?”陆峰客气道。

对方扭过头不说话了,陆峰有些讶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进了门看到多多端着个大碗坐在院子里吃饭,她吃一口,狗吃一口,小屁孩倒是公平的很。

“怎么做饭了?不是去陈汉生家吃嘛?”陆峰说着话进了客厅。

家里的饭桌上已经摆上了一桌晚饭,江晓燕看到陆峰回来了,说道:“人家不让去吃了,这事儿翻转的那叫一个快,秀儿就差让我赔昨天的吃饭钱了。”

“怎么了?”陆峰满脑的问号,这翻转也太快了吧?

“整个巷子都在说,你就是一司机,装富豪跟他们套近乎。”江晓燕说着自己都笑了,开口道:“你现在就是薛定谔的富翁,介于揭开与为揭开的状态,一会儿真一会儿假。”

“可以啊,还知道薛定谔?”陆峰看着满桌子饭菜道。

“小瞧我了不是,吃饭吧。”

“我今天真不能在家吃,熊总在陈汉生家吧?”陆峰问道。

“在啊,吃着喝着呢,你在家吃,去哪儿吃啊?”江晓燕抬起头纳闷道。

“我得去跟他们吃,省里面的郭总来了,下午谈的听好,物流方面准备跟省级的邮电合作,一会儿就来了,坐下来跟熊凯通个气,推进一下进度。”

“人家现在认定你是个司机,还去硬蹭饭啊?”江晓燕坐下来说道:“你过去看看吧,实在不行就出去吃吧,这么大个领导来了。”

陆峰说了句我去看看,出了门朝陈汉生家走去,巷子里一群人也顾不得聊天,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刚一进院子门就闻到一股酒气,喜子喝的满脸通红。

秀儿看到陆峰进了院子,抬起头盯着他,那双眼睛里满是刻薄之色,开口道:“江晓燕没跟你说嘛,今天饭菜做的少了,你回家吃吧。”

“不是说吃饭的事儿,有其他事情找熊总,你少喝点酒,一会儿有大领导来,摊点事情。”陆峰朝着熊凯道。

熊凯本来就不爽,听到陆峰还指挥起自己了,更是火上浇油,喝道:“用他妈你管啊?什么狗屁大领导?老子告诉你,今天就是市长来了,老子都不用正眼看他的。”

“熊总,不能这么说。”陆峰看着他无奈道:“影响仕途啊!”

熊总实在是不想多废话,洪大爷朝着喜子看了一眼,摆摆手,示意他表现一下,帮领导把事情处理了。

喜子今天豁出去了,站起身走到陆峰面前,用手一推肩膀道:“出去!”

“喜哥,我们街坊邻居的,你动手不合适吧?”陆峰看着喜子道。

“谁他妈跟你街坊邻居的?滚出去。”喜子说着话就往外推陆峰。

陆峰无奈,只好走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巷子里的人都看着呢,这个院子的饭局是什么?就是这条巷子的上流社会啊。

很显然,上流社会对陆峰关上了门。

陆峰看了一眼时间,熊凯几个人已经喝个半醉,还是带着郭家洋出去吃吧,心里正在盘算着回去给张凤霞打电话,抬起头看到巷子口一辆车开了过来,后面跟着一辆中巴车。

“迟了!”

陆峰嘀咕了一句,迈步朝着家门口走去,车子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郭家洋走了下来,跟陆峰握了握手道:“没想到陆总还喜欢田园生活啊,我以为你住的独栋别墅,周围都是保镖呢。”

“郭总说笑了,谁还能不食人间烟火呢。”陆峰客气道:“进家坐吧,一会儿出去吃,给你介绍一下我媳妇。”

说着话,江晓燕走了出来,看到郭家洋说道:“你好,我是陆峰媳妇,赶路累了吧,快进家坐吧。”

“不是说本地的负责人在嘛,正好我见一见。”郭总没看到地方负责人露脸,这让他很不开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