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楚副行长看着时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两个亿的贷款暂缓已经给他办了,结果陆峰扭过头把公司账户挪到了邮政储蓄,这不是过河拆桥嘛?

江晓燕看着这些人,开口道:“要不各位进来坐着吧,或者改天再来,今天就是他回来,怕也是没法给诸位一个说法。”

“就在这等,死等!”楚副行长坚定决心道。

“你们要不吃点西瓜?”秀儿端出来一盘切好的西瓜,跟众人客气着,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能够结交这些人对陈汉生来说,那都是高攀。

人家银行系统工作,金口一张,批你个几百万不是轻轻松松。

“不用不用!”楚副行长急的在原地转悠。

“我们家跟陆峰可熟了,有什么能帮你说上话,尽量帮,陆峰这公司挺大啊。”秀儿试探性的问着。

他们只是知道陆峰很有钱有势的样子,具体是什么公司,还真不知道。

楚副行长不想多搭理她,一个邻居而已,能阻挡陆峰跟邮电集团合作?这不是开玩笑嘛。

十几分钟后,张凤霞开着车到了家门口,陆峰刚推开车门,四五个人就围了上来,楚副行长一马当先的问道:“陆总,你可不能用完我们,掉过头就跑邮政储蓄去了。”

“怎么了这是?都挤我家来了。”陆峰看着这些人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住这的?”m.

“这个不重要,之前的免息贷款转有息贷款我们也做了,现在忽然要把公户转走,这未免做的太过了吧?”楚副行长道。

“陆总,我们在小额借贷、过桥方面可没少帮你们啊!”

“不能一次性把所有公户都转到邮政储蓄去,我们也有指标的,这不是坑人嘛。”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陆峰抬起手压了压喝道:“安静一点,谁告诉你们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公户转走?”

“可是您已经跟邮电达成战略合作,内容包括将公司账户转移到邮政储蓄。”楚副行长叫道。

“你看见了?”陆峰盯着他问道:“你替我签的合同?”

“我.....我.....。”楚副行长‘我’了半天说不出来,他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害怕佳峰电子真的走了。

本地银行借了两个亿,依托的就是本地企业在银行的存款走账,陆峰若是撤走公账,就顺带撤走了里面三个多亿的存款,他这个副行长也别干了。

“你们听了点风雨,就跑来质问我?”陆峰神色阴沉下来,呵斥道:“我的公司账户想在哪家银行就在哪家银行,我是签卖身契卖给你们了嘛?跑到我家门口堵我,哪儿来的脸?还提两个亿的贷款,免息转利息是市政推动的结果,找我干什么?”

其他几个副行长不敢说话了,现在陆峰大发雷霆,原本就是不想走,现在估计也要走了,楚副行长脸色满是为难。

“陆总,我不是那意思,我是专项对接你的。”楚副行长朝着陆峰哀求道:“只要您撤走公户,我怎么都行,您要是走了,我也下岗了。”

陈汉生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心里在暗暗琢磨,自己帮这些副行长们说句话,博个好感,以后说不定就是关系。

想到这往前一步,朝着陆峰道:“峰子,人家也不容易,给兄弟个面子,大家好话好商量嘛,我做东,咱出去吃个饭,坐下来聊。”

“滚尼玛一边去。”陆峰朝着陈汉生喝道:“有你什么事儿?没事儿干回去吃饭去,瞎参合什么?”

陈汉生挨了一顿骂,脸色瞬间恼怒,想要还嘴,被秀儿一把拉到了后面,别跟人家逞嘴了,喜子今天都受处分了,暂时都不让上班。

“拿着捕风捉影的事儿来问我,你们好意思,银行怎么了,只进不出啊?”陆峰朝着众人喝道:“我的钱我说了算,还堵我家门,现在全都滚蛋。”

楚副行长吭哧了好半天,只好掉过头走了,陆峰看着这些街坊邻居,一句话也不说进了家门,把大门关上了。

江晓燕看他心情不好,开口道:“别太生气了,洗手吃饭吧,银行肯定是想多要点存款,人家就是做这个的,听到你要把钱撤走,着急上火了呗。”

“我就是纳闷,这帮人怎么知道我住这?”陆峰坐下来有些不高兴,看了一眼张凤霞。

“我可没到处宣传啊。”张凤霞急忙否认道。

香江,苏有容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跟她料想的差不多,陈书凤出事儿后一些孩子开始崩出来要求彻查,因为陈书凤的资产较多,她的莫名其妙的‘孩子’也不少。

纷纷指控苏有容杀人,动用了国际刑警彻查,这件事儿不好查,可是苏有容如果陷入其中会特别的被动。

回来第二天就去了冯先生府上吃了一顿饭,这顿饭吃的很愉快,饭桌上苏有容对冯家是一顿马屁狂拍,这是她的老本行,对于察言观色有着自己老道的经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