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现场的气氛已经有些紧张,大家都看的出来,郝志海是真的想动陆峰,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郝志海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对于陆峰这样的人来说,不让他感觉到痛苦,他是不会跟自己低头的。“你是我见过嘴嘴硬的,不过之前佳峰电子确实很猖狂,但是我告诉你,好日子到头了。”郝志海说着话,拿过大哥大打电话出去,他就是要当着陆峰的面,吩咐霸哥整他,让陆峰惶惶不可终日。电话打过去没人接。“打不通啊?”陆峰脸上露出笑容,说道:“那你继续打,我先吃点东西。”陆峰说完走向一张桌子,把服务员叫过来点了一些饭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大富翁二楼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表演被打断,场内的其他人都跑了,霸哥脑袋上在流血,不知道多少啤酒瓶子在上面招呼过了,整个人跪在地上,此时的他生不如死。王晨东脸上也挂了彩,盯着眼前的霸哥,这曾经是他见面需要叫大哥的人物,现在却是这番模样。“你继续嚣张啊!”王晨东用手抓着霸哥的头发喝道:“你信不信我他妈废了你?”“我信,我信!”霸哥看着这些年轻人,基本上都是十八九的愣头青,干架不怕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这个年龄段的人下手都有分寸,就算是打起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以虚张声势为主。青春期的愣头青可不一样,那玩意真要你命。“你要干什么,你明说。”霸哥知道,今天晚上得活出去,明天再说明天的,先应付下来。“滚出这座城市。”王晨东朝着他道:“听明白了嘛?”“我为什么要滚出去,我以后见了你绕着走,行不行?”霸哥还得挣钱呢,他在永昌物流是保安队长的身份。“为什么让你滚?因为这座城市不允许你这嚣张的人存在。”王晨东二话不说,拿起一个啤酒瓶子朝着霸哥脑袋上砸去,砰的一声,玻璃四溅,喝道:“滚不滚?”“滚,我滚!”霸哥感觉脑袋一阵阵蜂鸣,一股热流顺着脑袋流了下来,意识越来越模糊。陆峰吃着饭,四周不断的有人朝这边看过来,做买卖嘛,挣谁的钱不是挣,商会内向巴结陆峰的人并不少。可是郝志海这样的人物在这盯着,没人敢上前,钱这个东西,有命挣得有命花。郝志海一直呼着霸哥,迟迟不见消息,这让他面子挂不住,心里暗暗在想,霸哥最近也有点不听话,得敲打敲打了。拿着大哥大直接给公司内打了过去,保安处的人接起电话道:“谁啊?”“我是郝志海,你们队长呢?”郝志海问道。“霸哥跟平总出去看演出了,带着一帮弟兄。”对方回答道。“知道了。”郝志海挂了电话,既然霸哥的寻呼机打不通,那就给郝志平的大哥大打。一处二层小洋楼内,灯火通明,地上丢着衣服,屋子里显得有几分凌乱,瓦斯灯下,郝志平正在穿衣服,旁边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长相俊俏,眉眼带春。“平哥,你不是说对你兄弟不满,要报复他嘛?”红杏拉着郝志平的胳膊道:“再报复他一次呗。”“报复个球,改日!”郝志平很是粗鲁的说道。“郝家那两个兄弟根本没把你当自家人,去重要场合都没你的份儿,一点都不心疼你,不像我,我会心疼哥哥,不过咱两的事儿要小心点,要是被你三弟知道了,怕是会找你麻烦。”红杏拉着郝志平的胳膊道:“下次报复他,啥时候啊?”“话怎么这么多?”郝志平找到自己的裤衩子说道:“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儿,你少管,管好你的嘴就行,别想在这挑拨离间,知道嘛?”“知道了,你对郝志平的情感,刚才我可是体验的真真的。”红杏从床头拿起烟,点着一根道:“郝志海对你也一般,上次我还听到他说要把你踢出去呢。”“你从哪儿听得?”郝志平站起身纳闷道。“他说梦话。”“嗯?”郝志平整个人都呆立在了当场。红杏感觉自己说漏嘴了,急忙道:“瞎说的,你快点走吧,说不定他参加完宴会,不回家就来我这了。”郝志平对于郝志海、郝志鹏的不满主要报复方式就是她,然而此刻他却觉得对方哪怕知道了,心中怕也不会泛起半点涟漪。这让他格外的有挫败感,仿佛遭到了羞辱一般。“他真的说,要把我踢出去?”郝志平质问道。“平哥,我也不怕把话说明白,我这来来往往的人多了,我跟了郝志鹏,他也就图个新鲜,新鲜劲过了,我也就不吃香了,想要安身立命,还得自强自立,你别看人家一伙儿的,不过是个给人家打工干活而已。”红杏抽着烟说道:“你自己琢磨吧。”郝志平还没等琢磨,放在床头柜上的大哥大响了,接起电话道:“谁啊?”“是我,你大哥,你在哪儿呢?”郝志海问道。“我....我....。”郝志平心里咯噔一下,琢磨一下坦然道:“我在红杏这呢,她家里水管子坏了,我来看看。”“红杏那?红杏也在?”郝志海感觉不太对。“红杏不在,舞厅跳舞去了。”郝志平语气平淡的问道:“大哥,怎么了?”“我联系不到天霸,你给我找到他,让他带着人给我过来,老子今天要让陆峰知道,马王爷几只眼。”郝志海说完又问道:“红杏家水管子修好了没?”“修好了,我叫人清理一下水就行,没多大点事儿,我现在就去找天霸。”郝志平说着话把电话挂断了。郝志鹏在一旁听的心里犯嘀咕,红杏家的水管子怎么总坏,前段时间大哥去了修理一遍,现在二哥又去了。郝志平穿好衣服,拿着自己的东西急匆匆的离去了,只不过红杏的话已经深入了心底,自己在他们两兄弟面前不过是个外人,更何况郝志海此人心胸很小,他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一个二十多岁。亲兄弟还明算账,更逞论他这个表亲。开车到了大富翁,刚上二楼,就看到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抬着昏死过去的霸哥往下走。“怎么了这是?”郝海平叫道。“跟人干起来了,霸哥被人给开了瓢,得赶紧送医院。”“有一帮人来了二话不说就打,一个叫王晨东的小年轻,下手太狠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郝志平哪里不知道,出事儿了,这一连串的事儿来的太急,不可能一切都是碰巧了。他赶紧让人先把霸哥送医院,紧接着给郝志海打电话,把情况说明了一下。郝志海听到霸哥让人给办了,脸色瞬间阴郁了下来,他明白,陆峰的反击来了!陆峰坐在那吃着饭,对面的杨彦哪里有胃口,根本吃不下,他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陷入了一些非法的社会群里,说不定下一秒就打起来了。陆峰擦了擦嘴,看向郝志海喊道:“不是找人搞我嘛?我都吃完饭了,人呢?再不来我可走了啊。”在场的人纷纷把目光看向郝志海,他手下的霸哥可是有名的社会头子,今天怎么没动静了,这不像是郝总的风格啊。郝志海站起身走了过来,把手里的大哥大放在桌子上,目光盯着陆峰,杨彦紧张起来,往后坐了坐,他知道陆峰鬼精鬼精的,不一定挨打,自己说不定要挨顿揍,至于他说的什么保护自己,这种鬼话他这辈子都不会信了。“陆峰,可以啊!”郝志海皮笑肉不笑道:“开始往违法的边缘伸手了,你找人殴打我的保安队长,这是往马局长的怀里钻啊!”“你在说什么?”陆峰一脸疑惑的盯着他道:“我找人?你怎么能这么污蔑一个全省优秀民营企业家、十大创业新青年、慈善企业家呢?”“你说了不算,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郝志海冷哼一声,朝着所有人道:“今晚的聚会希望大家吃好玩好,我临时有点事情,先走一步。”郝志海就这么走了?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这个结果有些不太能接受。“郝志海这不行啊,不是说要动陆峰嘛?”“估计是不敢动,我跟你说,在物流行业陆峰动不了他,他也别想动人家半根毫毛。”“还是陆峰厉害啊!”“陆总还是牛啊!”陆峰听着这些话,看着那些郝志海走后过来跟他寒暄的几个人,心里冷笑,这些人也是有意思,谁赢他们帮谁。“不好意思,我临时也有点事儿,先走了。”陆峰站起身,朝着杨彦一招手,迈步朝大门走去。上了车,杨彦坐在副驾驶上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陆峰道:“陆总,回去路安全不,别再出个车祸什么的,我感觉他们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想多了。”陆峰发动车子朝佳峰电子厂飞驰而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