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金蜂物流大面积解约的事儿闹的沸沸扬扬,连续几天在本地商界都是热议的话题,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佳峰电子在物流这方面,完全不是永昌三家的对手。

甚至是根本进入不了这个行业之中。

一些了解内幕的人传出了小道消息,说这事儿不完全是商业上的事儿,其中牵扯的太深。

真真假假的消息在私底下传播着,这些消息都指向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佳峰电子最辉煌的时代即将过去。

曾经的佳峰电子想要干什么,没有谁能阻挡,然而现在在物流行业碰了个钉子,本地商界想要挤入佳峰电子产业配套链的不知道多少。

然而佳峰电子在这方面非常严格,已经有很多企业对佳峰电子嫉恨不是一天两天了,此时颇有一种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朋,眼见他楼塌了的快感。

金蜂物流已经成立快一个月,然而现在一丁点进展都没有,杨彦正式接手了内部管理工作,在厂外找到了一个办公点,将为数不多的人员迁了出去。

然而这些人的工作内容一潭死水,前段时间还发传单,拉拢小型物流公司,现在上班基本上就是等下班。

陆峰如果无法打破郝家三兄弟的恶性垄断,金蜂物流的存在就跟没存在一样。

整整五天的时间,郝志海一直等着陆峰的反击,甚至是本地商界都在等着看他下一步动作,然而陆峰却一点动作都没有。

每天在厂子里除了开会就是开会,期间跟柳城通过几次电话,将家电全产品战列的事儿聊了一下。一秒记住

要求研发公司在这方面加快步伐,不管是什么办法,明年在空调、电风扇、冰箱、洗衣机等一系列家电全部要上新品。

给财务部门开了两次会议,关于明年集团化的详细进程做了部署,同时将总部定在了深圳,明年佳峰电子的一系列免税政策即将到期,黄友伟也即将离去。

一旦形成集团化后,首先税务方面将会大部分集中在总部,也就是交给深圳,其次,按照佳峰电子这种发展模式,连年扩张,亏损巨大,再加上研发投入补贴等政策,十年内能交上税,已经是非常好的了。

五天的时间,发生了很多很多,陈汉生两口子不断的往陆峰家跑,各种好东西往家里送,两口子对于最近物流行业的动态也知道不少。

随着佳峰电子在物流行业迟迟不见动作后,两口子的热情也减少了很多,江晓燕难得耳朵清闲了下来。

五天的时间可以改变多少?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眨眼即过,可是对于王晨东而言,这五天让他彻底换了个人生,曾经有多懦弱,现在就有多张狂。

夜场、酒吧、舞厅、洗浴中心到处都是他的身影,当他体会过第一次动手没有受到任何制裁后,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控制。

有钱、敢动手,这两点让他迅速在江湖上有了名号,他喜欢那种被人尊重的感觉,一鞠躬叫一声东哥,曾经被人瞧不起,此刻他渴望整个世界都臣服在他脚下。

东郊这一片,最近没人不知道一个叫东哥的人,手下的二混子众多,他犹如一夜之间崛起,谁要是在他面前敢说个不字,立马拳脚相加。

曾经他渴望的那些漂亮女人,这几天的时间唾手可得,身边已经汇聚了几十号人,走到哪儿都是浩浩荡荡。

陆峰给的钱,在今天终于挥霍一空,王晨东在酒店的床上醒来,就像是做了南柯一梦,掏着兜,只剩下一堆零碎票子。

又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张纸片,上面是陆峰的电话。

他看着电话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拿起床头的电话打了过去。

上午八点多,陆峰刚到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道:“哪位啊?”

“是那天救我的那个人嘛?”王晨东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人家叫什么,说道:“我是王晨东,就是那天被人打的那个。”

“是你啊!”陆峰朝着他问道:“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我这几天过的很好,您改变了我太多,我打电话就是想感谢您,还有....还有就是......。”王晨东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觉得难为情。

“有什么就直说,跟我没什么说不出口的。”陆峰朝着他问道:“钱花完了?”

“是啊,那个.......。”

“钱也不能白拿,我还能给你一笔钱,不过你得替我办事儿,这些钱是你自己花的?花这么快?”陆峰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