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陈汉生走了出来,看到秀儿神色不太开心,问道:“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有人穷酸气,走吧。”秀儿说着话坐在了副驾驶上。

陈汉生回过头看到陆峰,说道:“哟?吃饭呢?”

“打什么招呼啊,走走走!别迟到了!”秀儿很是不满道。

陈汉生也不多说,上了车,慢慢朝着巷子外行驶而出,车内陈汉生道:“这年头啥人都有,江晓燕这个女人,你真看不出来是那种说大话的人,陆峰要是再晚回来一段时间,我都让她

唬住了。”

“你没看出来,这一家子没一个正经人,满嘴跑火车,昨天多多跑咱院子玩,你才她跟我说什么?”秀儿双手抱在胸前,脸上满是置气。

“什么?”陈汉生说着转动方向盘,拐出了巷子。

“屁大点个孩子,张嘴就是大别墅,还跟我说一两个亿小意思,她爸爸很忙,去香江那边谈生意。”秀儿都气乐了,笑着道:“真是有什么父母就有什么孩子。”

“这就是家教的问题,父母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就想着一朝发财,大人嘴里全是胡话,孩子自然有样学样了。”陈汉生把车拐出来,刚好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皇冠车,叫道:“我靠,这是谁的车?”

秀儿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跟自家车一模一样,停在这说明车主在这住。

可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邮政的职工,买个摩托车还靠谱,买这车?

“没听说谁家买车啊,这方圆三公里内的私家车屈指可数,更何况是跟咱家一样的。”秀儿纳闷道:“会不会是有大领导?”

“不可能,大领导也开不起这车,我看看去。”陈汉生把车一停,下了车,趴在这辆车的玻璃上看了一眼,愣住了。

顶配啊!

回到车里,陈汉生吸了一口气,心里纳闷这是谁的车。

“怎么了?”

“这车配置很高,一般人买车不会这么买,这个车落地价格太高。”陈汉生皱眉道:“谁啊,这附近有什么大人物,我都认识啊。”

“咱先忙自己的吧,回头打听一下。”

陈汉生带着满肚子疑惑上路忙活自己的了。

陆峰吃完饭,前几日定的报纸送了过来,坐在院子里看着今天的报纸,黄友伟今天将会召开一次经济会议,探索未来地区新的经济模式,吸引更多企业前来筑巢。

明年将会进一步推动国企改革,加快企业转型,对于大学生包分配的制度进一步落实,保证人才供给民营市场,注入新的活力。

电子产业稳步发展,打造一批优秀企业,要有真功夫,真干劲儿,能够走得出去,喊的响亮,为国内电子企业强肌壮骨。

我国计划在明年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加入全球互联网大家庭,与国际接轨意义非凡!

一些重要媒体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这些,这一年的时间,陆峰对于这些媒体一直都盯着,内容无非就是开会、喊话、新目标,推进落实,看的确实乏味的很。

然而这些东西却是未来走向的指示灯,1994年4月20号,我国互联网正式接入国际网,随后互联网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国外的互联网人才纷纷回国。

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陆峰站起身进了客厅,接起电话道:“哪位啊?”

“陆总,是我,陈氏资本董事会秘书,有个事儿有必要通知您一声,昨晚全体股东开会,一致通过了,撤销陈书凤执行董事职位的表决。”电话那头说道。

“好,我知道了,有没有新的人选?”陆峰问道。

“暂时没有,不过我感觉苏有容不错,她之前在公司里一直干着。”电话那头的话颇有些玩味,像是在讥讽,说道:“开玩笑的了,目前还在探讨中,陆总若是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推荐。”

“好的!”陆峰说完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想给苏有容打个电话,思索了一下,停止了这个动作。

苏有容能够短时间内靠拢冯先生,这是陆峰没想到的,不过他也不担心,这个女人不可能跟冯家走太远,大家利益不同。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苏有容把冯志耀搞定,进了冯家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