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洪大爷提出来,大家自然纷纷赞成,响应声一片,秀儿笑盈盈的说道:“正好我家那口子也在,家里还有几瓶茅台,你俩喝一个。”

说干就干,夕阳西下,各家各户炊烟袅袅,江晓燕回了家,吩咐周雅把桌子搬出去,朝着张凤霞道:“凤霞,厂子里没事儿的话,晚上就在这住吧。”

“怎么搬桌子去外面啊?”张凤霞纳闷道。

“洪大爷说巷子里聚齐了,大家一块吃个饭。”江晓燕走到陆峰身边,伸手在他后背轻抚了一下道:“陈汉生他媳妇刚才可挤兑我了。”

“怎么挤兑你了?”陆峰看着她道:“你别跟一些人一般计较,心情保持好一点。”

“我才不计较呢,我现在心宽得很,一会儿出去吃饭可得好好表现一下。”江晓燕坐在椅子上说道:“陈汉生比你大几岁,开了个公司,他那个老婆不知道怎么嘚瑟了。”

陆峰看着她有些惊奇,这是自己认识的江晓燕?

以前的江晓燕可是怕事儿怕的要死,哪怕是经营化妆品厂,也是一副不与人争锋的样子,现在反而鼓动他去表现。

“你看我干什么?”江晓燕纳闷道。

“你不怕事儿了?”陆峰笑了起来,说道:“感觉你有点自信过头啊。”

“我都能怀上孩子了,走路我都昂首挺胸的,谁都不放在眼里,去你家也不怕。”江晓燕的脸上写满了自信。

“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张凤霞在一旁说道。

确实,以前的江晓燕较为内敛,感觉内心深处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黑洞,将她一切都吸纳了进去,然而现在却更加开朗了,笑起来也带着几分阳光。

“咱不争这些,开心就好。”陆峰开心道。

多多开心的来回跑,嘴里叫嚷着野炊、野餐的,巷子里已经人声鼎沸,几个阿姨尖锐的嗓音刺破了黄昏,给这一抹夕阳增添了一丝烟火气。

夏天蚊子比较多,点起了一堆篝火,浓烟先把巷子熏一遍,各式各样的菜肴端了上来,一群大老爷们聚集在一块聊着国家大事儿,从国际到省里,从省里聊到单位,说的是头头是道。

今晚晚上烙饼,陆峰端着烙饼和咸菜走了出去,黄昏下微弱的光芒,几个人蹲在一旁看到陆峰走了出去。

“这就是江晓燕男人啊?”

“不是说什么老总嘛,这么年轻啊?”

“废话,江晓燕才多大,又不是包二乃,自然大不了多少。”

一个精瘦男子站起身走了过来,朝着陆峰道:“你是晓燕男人啊?”

“是,我叫陆峰。”陆峰说着话,把烙饼放在了桌子上道:“来来来,尝尝烙饼,刘婶儿烙饼可好吃了。”

“不着急,来,抽烟!”

说着话,一根烟飞了过来,陆峰把烟抓了过来,说道:“我好长时间不抽烟了,已经戒了。”

这条巷子三十来号人左右,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家大门头上挂着一个一百瓦的钨丝灯,篝火堆的火苗也窜了起来,几个孩子从火堆里抽出几根燃烧的木棍玩耍着,自然是让大人一顿呵斥。

“秀儿,叫你家汉生吃饭吧。”二大妈喊了一句。

没一会儿,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个子一米七五左右,算不上壮实,穿着一身休闲装,打扮的有几分富贵人的气质,手里拎着几瓶酒。

“来来来,坐这,咱一帮大老爷们坐一桌。”洪大爷招呼道。

陈汉生走过来,看了一眼略显局促的座位,伸手按在了陆峰的肩膀上,用力往旁边扒拉了一下。

陆峰差点被连人带凳子推倒,赶忙往旁边挤了挤。

“没事儿,大家挤一挤,给洪大爷位置宽敞点。”陈汉生坐下来看了一眼陆峰,问道:“晓燕男人是吧?”

“你好!”陆峰客气道。

“别看晓燕刚搬过来时间不长,跟巷子里的人熟的很,经常提起你,说你在外面做大生意,听说上亿的买卖啊?”陈汉生略显针对的问道。

“还行。”陆峰不想深聊,他现在是怕了聊公司的事儿,要不然过一段时间各种人就找上门拉关系了,他就想图个亲近,毕竟拒绝人是个挺伤脸面的事儿。

“我们这都是做小买卖的,也没接触过大老板,不太懂你这上亿的买卖,怎么做的?”陈汉生颇有点不依不饶的味道。

他觉得江晓燕肯定在吹,资产上亿那得是多大的买卖,这样的人能住个院子还租?

而且陆峰还那么年轻,没有一点老总的派头,他想象的大老总,出入都是成群结队的,身后跟着一帮子人,绝对是生人勿近的状态。

“不聊工作,最近工作的事儿已经够头疼了。”陆峰自然看出他什么心思,笑了笑道:“做生意嘛,就是这样,出门在外都得装的阔一点。”

陈汉生笑了起来,打开酒给洪大爷倒上,说道:“您尝一尝,咱这个巷子,我之前算是最年轻的,现在不算了,再过几十年就跟洪大爷一样,晒太阳了,不过我可比不过洪大爷,人家是晒着太阳,决胜千里之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