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苏有容见他有些犹豫,长舒一口气,从兜里掏出烟点着一根,抽了一口烟,说道:“你怕什么?这是在哪儿啊?你脚下是哪一国的土地?”

朴仁奇整个人如遭钝击一般恍然大悟,这里可是非洲。

“你带着钱回到你的国家,享受你该享受的,不好嘛?”苏有容又问道。

朴仁奇重重的点点头道:“好,我去把司机叫过来。”

朴仁奇叫过来一个干瘦的男子,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短袖,目光在苏有容身上打量着。

“这位老板特别有钱,让你办点事儿,怎么样?”朴仁奇用当地语言问着。

对方也是吃过见过的,当然明白来活儿了,问道:“给多少钱啊?我只要美金!”

“你放心,绝对到位,改一下观光车的刹车和安全带,给你五百美金。”朴仁奇伸出五个手指头问道。

“先具体说干什么吧?”

“他问具体怎么干,我刚才跟他说,要五万美金,他没答应,也没拒绝。”朴仁奇朝着苏有容道。

“五万美金?”苏有容没想到这个一副农村打扮的男人,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人家没答应,也没拒绝,先问怎么做。”朴仁奇生怕价格太高吓走苏有容,急忙解释着。

“简单,就是一起意外事故,他把车改好,明天贴近点动物走,剩下的交给我!”苏有容说道。

朴仁奇点点头,朝着男子道:“贴着狮子或者老虎群走,制造意外事故,明白不?”

男子想了想说:“没问题,五百太少了。”

“不少了,你一个月能赚五百美金嘛?”朴仁奇道:“别在这讲价啊,我知道你一个月也就八十美金收入,我了解的很。”

“老板,你不能这么算,我一个人五百没问题,可是我那帮兄弟呢?”男子掉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一群人道:“这种事情,对吧?”

朴仁奇看了一眼,也觉得要把嘴堵严实点,一点出了事儿,他就完了,再说了,这么有钱个老总,说不定到时候人家家属来查呢。

“行,一人五百美金!”

朴仁奇说完,朝着苏有容道:“我都谈好了,五万美金,他们不答应,我说我给他们多拉点活儿。”

苏有容虽然听不懂俩人的话,可是从两人的表情看的出来,这里面有猫腻,她也不多管,点头道:“好,改车吧!”

朴仁奇朝着男子道:“搞定了,你抓紧时间改车吧。”

“先给钱!”男子盯着朴仁奇道。

“一会儿给!”

朴仁奇拉着苏有容到一旁去说钱的事儿,一切都在波澜不惊中进行着,陈书凤还躺在酒店,她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昨晚去了一趟医院。

原本一个月的非洲之旅不得不提前结束,如果不是因为来都来了,她现在就想飞往欧洲。

下午四点多,陆峰看着眼前这只光秃秃的狗子,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江晓燕和张凤霞已经从李瘸子聊到了化妆品城的三寡妇,俩人嗑着瓜子喋喋不休,年纪轻轻的两人就像是两个八卦中年妇女。

尤其是刘婶儿加入后,还是得看长辈,经历的事儿多,别看没文化,但是有底蕴,讲的都是几十年前的八卦。

周雅在一旁帮忙端茶倒水,陆峰把狗毛捋了捋,暗叹一声,自己在她们身边待一段时间,都能写小说了,从她们嘴里冒出来的事儿,一件比一件离奇,也只能感叹,现实比小说更加荒诞。

多多玩的满脸通红,带着几个小姑娘跑进了院子,边走边说道:“我跟你们说别带男孩子,真是搅兴,不玩皮筋儿了,给我家狗子绑造型。”

“去我家,我家的狗可乖了。”

“你家狗都没毛,我家狗毛可长了。”

“就是,多多家的狗最好玩了。”

几个小姑娘说着话往里面走,陆峰手里抓着一大把狗毛愣了一下,急忙藏在了身后,多多还没走进来,朝着陆峰问道:“爸,狗呢?”

“额狗狗出去玩了。”陆峰支支吾吾道。

“它自己很少出去的,只有我带它才出去。”多多有些不开心道:“它肯定不会出去玩的。”

“怎么不会,刚才三缺一,救场去了。”

陆峰刚说完,一直光秃秃的狗子从里面跑出来了,多多看到眼前的狗子,大叫了起来:“它毛呢?”

多多哭了起来,江晓燕和张凤霞也顾不得聊天,当看到陆峰给狗子剪成这样,众人笑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