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饭店包间内只有陆峰和黄友伟两个人,点了几个菜,上了几瓶啤酒,天气有些燥热,饭店虽然不小,可现在也做不到一个包间配一个空调。

电风扇开到了五档,也算是凉爽,服务员上完菜走出去,陆峰才开口道:“咱两好长时间没坐在一块了。”

“你有自己的事儿,我也忙,招商引资做的如火如荼。”黄友伟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凉菜,一边吃一边把白酒递给陆峰。

陆峰打开酒盖子,给他倒上,说道:“我其实也不想打扰你,知道你很忙,可是贷款这事儿让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瞎想什么?”黄友伟有些不高兴道。

“黄总,您是90年调来这的吧?”陆峰问道。

“对啊,临走我还请你吃饭了,你什么想法我知道。”黄友伟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说道:“贷款这个钱,你能还上,尽量还上,反正你也不缺钱了。”

“我的钱有用啊!”

“谁的钱没用?”黄友伟没好气道;“把这个钱还上后,不影响你企业正常的运转,负债少了,跑的更欢快。”

“你就说,你是不是要走?”陆峰问道。

“你别管这个啊,谁告诉你,三年一到,立马调走?我最近也挺关注你的,知道你搞了一批货想跑外贸,我想告诉你的是,目前国际上对过我们国家的看法和制造产品的评价,真的不高!”

黄友伟很是认真的盯着陆峰道:“我出国考察学习可是很多次了,钢铁行业我最了解,差的不是一丁半点,1990年钢铁生产总量达到六千六百万吨,可是每年的钢铁进口量依然非常庞大,出口量几乎为零。”

“冶钢集团出来的都是什么钢材?能造汽车?飞机?机床?”

“先实行内部竞争,进行产业升级,然后对接国际化,符合人家的产业标准后才能卖出去,就你那电视机还想走国际化?真以为我没见过国外电视机?你那电视机打开后,画面糊的都不好听的,一坨屎!”

“我其实很早就想跟你说了,你这个人胃口很大,步子大了,就是容易扯到蛋。”黄友伟从兜里掏出烟,点着一根道:“以前让你卖佳峰电子,我也不是纯粹为自己政绩考量,弄政绩的话,我盖个工业园,做点水利工程,这不就稳了嘛。”

“我当时的想法是,把佳峰卖出去,勾着外资来,再引入一批本土优秀企业,进行内部良性竞争,在竞争中学习,在学习中竞争,只要他们想在本土生产,配套技术需要吧?产业链需要完善吧?”

“你不卖,还跟我吵,不卖就不卖呗,你自己干,你也很争气,佳峰电子今年年初投了一个亿做研发,我很赞赏,写报告的时候专门大篇幅写佳峰。”

“你真的该稳了,不要再激进了,你从小罐头作坊走到现在,不到四年的时间,佳峰电子两个厂区,接近四万工人,你有底蕴嘛?”黄友伟盯着陆峰问道:“你知不知道佳峰电子现在轻飘飘的?你有什么技术?养活四万人,就是靠你自己,靠你那张嘴!!”

“我也意识到了啊,所以大笔的投入研发,明年还会追加研发经费,所以银行一收紧后,我投入的资金就少了。”陆峰朝着他道:“银行这个钱。”

“别钱了,把面前的酒喝了。”黄友伟打断道。

陆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资金较少,两个亿的贷款,我每年还利息。”

“你知道这笔钱如果还利息的话,一年多少利息嘛?”黄友伟问道。

“当时不是说民营企业扶持资金嘛,我看当时条款每年的使用费用,两百万左右吧。”陆峰回想着道:“记不太清楚了。”

“两个亿,用一年两百万?”黄友伟笑了起来,说道:“你把这两个亿存银行,按照现在的利率都不止两百万,随着招商引资的力度加大,地方银行的压力很大。”

“我先来的啊,你不能拿着我的钱,去补贴其他企业吧!”陆峰叫了起来。

“什么叫你的钱?陆峰,你是真不要脸啊,揣你兜里就是你的?这个钱你尽快还上。”黄友伟冷着脸道:“还有,给你的企业降降温,我的意思是,稳住发展年,技术专利积累的厚实了,再冲击外贸。”

“钱不还,要不然银行把厂子收走,我当时小三个亿买的,两个亿给他们了。”陆峰也是丝毫不让。

“你不还试试!”黄友伟彻底怒了,这个人见了钱就不撒手。

“我大不了关厂子走人,今年年底前,我还能去别的省份拿到优惠政策,明年照常生产!”陆峰也跟他杠上了。

“你他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