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撕咬,争抢开始,没用哪个猛兽会在乎她什么身份,也不在乎她全身上下多么名贵的衣服,在它们眼里只有猎物。

天上的雄鹰在盘旋,在这里每一点食物都代表着能多生存几天。

苏有容整个人瘫软在了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心里所有的怨气被掏空,这一刻只剩下害怕,她亲眼看见陈总跟猎豹、狮子、老虎、豹子等在一起,她甚至跟随着雄鹰翱翔蓝图。

“呕!!!”

苏有容趴在车窗上呕吐了起来,朝着木木呆呆的朴仁奇喊道:“愣着干什么,报警啊!!!”

人命关天的事儿,怎么能不急,当地警方在接到电话后问询了情况,五个小时后才慢悠悠的赶到。

走过来一个黑人警官,用英语问道:“受害人在哪儿?”

司机耸了耸肩膀看向远处的动物群,说道:“可能已经被动物排泄出去了。”

一众人:............

查了众人的护照,又对车辆进行了检查,工作做的非常粗陋,最后朝着苏有容问道:“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很累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下次多注意,我们会记录在案。”

“非常感谢!”苏有容双眼通红的说着谢谢,她倒不是假哭,而是发自内心的想哭。

“女士,节哀顺变,我的意思是,我们很累!”对方又朝着她说道。

“苏总,给钱!”朴仁奇急忙提醒道。

“麻烦了,不成敬意。”苏有容急忙从包里掏钱,递过去几千美金,对方看到后喜笑颜开,表示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他们非常乐意为苏总这样的人服务。

回到酒店后,已经是傍晚时分,苏有容回去先洗了个澡,让自己忘掉一些东西,想吃饭,可是根本吃不下去,这一次的记忆,不亚于在海里的那一次恐怖遭遇。

晚上七点多才平复下来心情,她想来想去,还是第一时间给董事会秘书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那头问道:“哪位啊?”

“你好,我是陈书凤的爱人,我现在在南非,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陈总突发意外,去世了。”苏有容说道。

“什么?”电话那头都惊了。

“因为观看野生老虎,意外坠车去世的。”苏有容吸着鼻子,像是在哭。

电话那头完全懵了,这消息来的太意外,他回想着陈总的点点滴滴,心头很不好受,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质问道:“除了我,你没跟其他人说吧?这个消息不能走漏,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股价,不能再出问题了。”

“放心吧,没有告诉任何人。”

“那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儿,你节哀顺变。”电话那头琢磨了好一会儿道:“这个事儿,我的意思是封锁消息,董事会内部通个气,你千万不要告诉媒体,明白嘛?人已经走了,活人得活着。”

“我懂,可是我想通知她的家人,我没有她家人的电话。”苏有容问道:“您知道嘛?”

“这事儿,我去办!”

聊了好半天,根本没人在乎她死活,全是在聊公司怎么办,苏有容一颗心也略微放下了,挂了电话后,她想了一下,还是给陆峰打过去,先给深圳的家里打过去没人接,又给厂子里打过去。

“哪位?”陆峰接起电话问道。

“是我,苏有容,告诉你个事儿,陈书凤死了!”

陆峰坐直了身子,对于这个结果,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愣了一下道:“你别惹身上事儿。”

“放心,在南非!”

“那你什么意思?我现在不方便细聊。”陆峰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要掌控陈氏资本,你支不支持?”电话那头问道。

“我支持!”陆峰停顿了一下道:“可这不是我一个人支持的事儿,其他人怎么看?你刚结束她爱人的身份,一转身就是飓风的控股人,然后就是接替她的位置,股东能答应嘛?”

“我自己处理,只要你支持!”

“还有一个事儿,我跟你说,冯先生暗中控股很多,他不点头,你估计够呛,这个事儿你得看明白,现在的......。”陆峰抬起头看了对面男子一眼模糊道:“她的公司,暗流涌动,对吧,你如果觉得有把握,你就去干,我全力支持!”

“好,我尽全力!”苏有容说完把电话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