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悔(1 / 2)

这一刻,他也忘记了,当他赢了与宇文博的比赛后,是多么的张狂,一个劲地督促宇文博兑现赌约!

这一刻,他更忘记了,他在面对陈峰时是多么的高高在上!

这一刻,他的脸上充斥着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

“砰——”

下一刻,在李冬青满脸恐惧的表情中,在众人的注视下,朴海盛一步上前,身子半蹲,化手为刀,一记手刀斩中李冬青的脖颈。

“咔嚓——”

一声脆响,李冬青的脖颈瞬间被斩断,彻底倒地,浑身一阵剧烈抽搐,嘴中鲜血狂涌。

而后,他的身子停止了抽搐,脑袋一歪,彻底断气。

“咝~”

看到这一幕,那些高丽车手纷纷吓得脸色一变,倒吸凉气,脸上完全被惊恐的表情所占据。

而朴昌俊呆若木鸡,站在原地,看着李冬青的尸体,一动不动。

在来华夏之前,他曾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李冬青会死,而且是死在自己的保镖手中,甚至是自己父亲亲自下达的命令!

如果不是听到身旁那些高丽车手因为恐惧而浓重、急促的呼吸声,如果不是看到李冬青惨死的模样,他甚至怀疑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幻觉么?

“继续。”

就在李冬青不敢相信、无法接受这一切,甚至以为出现了幻觉的时候,陈峰再次开口了。

他只说了两个字,声音不大,却如惊雷炸响,震动了每一个人的心神!

言出必行。

他从来不会对敌人仁慈!

继续。

短短的两个字,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瞬间让朴昌俊从呆涩中回过神,也让那些高丽车手脸上的恐惧更浓了,更是让在场的华夏车手和观众激动得屏住了呼吸。

“陈先生,后面这件事可不可以不做?”

就在这时,视频中,朴文基再一次开口了,他知道这件事的后果,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陈峰面无表情地开口,间接地给出答案。

“——”

朴文基无言以对,脸色一变再变,憋屈而窝火地吼道:“不争气的东西,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带人向陈先生道歉?”

“父亲……”

朴昌俊望着视频中的朴文基,表情都快哭了,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带着身边的高丽车手向陈峰道歉。

何况,按照陈峰所说,他们还要跪在地上,磕头认错道歉!

“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按照我说的去做!”

朴文基冷冷地打断朴昌俊的话,“如果你想死的话,那么,现在结束视频通话!”

“少爷,按照大人说的做吧!”

听到朴文基的话,朴昌俊无动于衷,一旁的朴海盛开口了。

陈峰的强势让他感到恐惧,同时也让他坚信一点:如果朴昌俊不按照朴文基所说的去做,做到陈峰想要的,绝对无法活着离开华夏!

“是啊,少爷,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就在这时,另外一名保镖也起身来到了朴昌俊的身边,极力劝服。

在他看来,朴昌俊如果不磕头认错的话,丢掉性命的不光是朴昌俊,他和同伴也可能受到牵连。

因为,陈峰一旦要出手干掉朴昌俊,他们出手阻拦的话是死,他们不出手阻拦的话,回去也是死——朴昌俊死,他们横竖都是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