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武者的恐怖(1 / 2)

“现在知道求人了?刚不是很嚣张吗?”陈峰嘴角扬起一抹讥笑,这个李秋燕,刚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要给自己一巴掌,简直将嚣张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得知他的身份后,却又立马跟狗一样跪地求饶。

陈峰真的很反感,这种见了弱者就猖狂,见了强者就哭爹喊娘的人。

“我……”

李秋燕唯唯诺诺,低着头不敢说话。

“把他另一只手也废掉吧,让他涨涨记性。”陈峰淡淡道。

“是,陈少。”杨泰恭敬点头,不过却是觉得陈峰有些仁慈,若是换做他,恐怕会直接要了白广义的命。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想废我儿子的手,除非先杀了我!”见杨泰来真的,李秋燕顿时就急了,像个泼妇一样,护住了白广义。

“滚开!”杨泰声音森寒,李秋燕敢在自己面前撒泼打滚,那是看错人了,他杨泰可不吃这一套。

“我不!你有本事就连我们娘俩一块儿杀了!”李秋燕是铁了心要护白广义,她李家势力也不小,她还真就不信,杨泰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弄死她们娘俩。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杨泰脸色铁青,咬牙道,李秋燕这样做,让他在陈峰面前丢尽了颜面,堂堂金陵太子爷,连一个泼妇都治不了。

“你杀啊!你把我们娘俩都杀了吧,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李秋燕拿出在家里对付白九龄时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开始哭爹喊娘。

杨泰面色一寒,眼里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

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杨少!”这时,一直在一旁未吭声的白九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杨少,放她们娘俩一马吧。”白九龄叹了口气道,“都怪我,是我没有管好这个孽畜,是我太过纵容秋燕,以至于让她们闯下了弥天大祸。”

“杨少有什么,就冲我来吧。”

“白叔,你这是在逼我?”杨泰低沉问道,白九龄毕竟是白家家主,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哪怕是他,也不敢真把白九龄怎样。

白九龄摇了摇头,道:“杨少,我没有逼你,我也不敢逼你。子不教,父之过,这个孽畜做错了事,我这个当爹的,也有很大责任,这一次,就让我代他受过吧。”

杨泰脸色有些难看,毫无疑问,白九龄这是在为难他。

“算了,让他们走吧。”这时,陈峰叹了口气,说道。

“走?”

白家三人一阵惊愕,陈峰为什么突然要放他们走?

“陈少?”杨泰疑惑的看向了陈峰,陈峰为什么要做这种决定。

“走吧,以后不要让我在金陵看到你们。”陈峰也没有解释,直接挥了挥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