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一码归一码(1 / 2)

“峰哥,你别生我姐气啊,我姐就这暴脾气,她是剑宗出来的,剑宗的人,脾气都很火爆……”

“宇文博!”气急的宇文倩跺了跺脚,作势就要去拧宇文博耳朵,却被宇文博一个鲤鱼打挺,轻松躲开。

姐弟两就这样在大厅里追逐开来。

看到这一幕,陈峰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这姐弟两的感情倒是挺深厚。

追逐片刻后,宇文倩并未得手。

旋即她气呼呼的来到了陈峰面前:“陈峰是吧?我告诉你,我弟弟怕你,我可不怕你。”

“你打了他的事,我迟早都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好,我等着。”陈峰淡淡一笑,这宇文倩显然是个自小便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为人虽然不讲道理,但心眼却是不坏,这样的人,倒也不用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对了,峰哥,你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的?”这时,宇文博又笑嘻嘻的走了上来。

“有位长辈要过寿,我想给他买样寿礼。”陈峰说道。

“买到了吗?峰哥,没买到的话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我在挑礼物方面还是有一手的。”宇文博笑道。

“那你帮我挑挑吧。”陈峰无奈苦笑,挑礼物方面,他还真不擅长,尤其是给老人送寿礼,他以前根本没过这种经历。

“嘿,峰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宇文博嘿嘿一笑,问道:“峰哥,你要送寿礼的那位长辈,今年多大年纪,平日有无什么喜好避讳?”

“我只知那位长辈明日过的是八十大寿,但关于他的喜好避讳,我却是一概不知。”陈峰苦笑一声。

“一概不知吗?”宇文博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这就有点难办了啊。”

送礼可是一门大有讲究的事,不单单要考虑收礼者的年龄和性别,还要考虑收礼者的喜好和避讳,陈峰几乎对收礼者一无所知,这的确很难办。

“能告诉我你和那位长辈的关系吗?”宇文博问道。

“他是我妻子的姥爷。”陈峰道。

“妻子?你不是离婚了吗?”宇文倩皱眉看了陈峰一眼,宇文成英调查出来的资料,她也看过,所以她自然知道,陈峰在沧州当了三年上门女婿的事情,这也是她最搞不懂的地方,她不明白,陈家子弟,为什么要跑那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给人当三年上门女婿,这比天上掉馅饼还离奇。

陈峰翻了个白眼,并未理会宇文倩。

宇文博也很有默契的无视了宇文倩。

“峰哥,既然那位长辈是你嫂子的姥爷的话,那你给他送礼就不能马虎了,礼物的档次绝对不能低……”

“这样吧,峰哥,我这里有一幅画,是我刚买的,你要不嫌弃的话,就把这幅画送给那位长辈,老人家一般都喜欢这种字画,不容易出错。”宇文博说着便从包里取出了一副卷着的古画,准备递给陈峰。

却不想宇文倩怒气冲冲的站了出来:“宇文博,你干什么?这画儿是我买来送给李长老的,你送给他,李长老那边我送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