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悔不当初(1 / 2)

朱广权不说话了,朱佳颜这话说的,虽然残酷,但却是事实。

生在这种豪门之中,根本就没有亲情可言,若是能用他一人的命,换朱家全体平安,朱家高层,必会举双手双脚赞成。

“唉,我这条烂命,没了也就没了,就是连累了陈峰兄弟。”朱广权叹气道,上山时,陈峰的奥迪被劫匪扎破了轮胎,他出于好心,便捎了陈峰一程,可好死不死,到了酒店后,心胸狭隘的孙佺看到陈峰和朱佳颜走在了一块……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陈峰先是打了孙佺的脸,然后又得罪了邓世奇,将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朱广权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该在上山时捎陈峰一程。

“哥,你还有心思关心他呢?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了都。”朱佳颜有些没好气的瞪了朱广权一眼,她是真不知道,朱广权为什么心这么大,自己小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有心思管别人。

“妹妹,瞧你说的,我关心下陈峰兄弟怎么了?要不是咱两连累陈峰兄弟,陈峰兄弟根本就不会跟孙佺那个狗东西结怨,更不会得罪邓世奇……”

“好了好了,哥你别说了,我又不是不让你关心他。”朱佳颜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朱广权,道:“咱两赶紧回家吧,哥,一会儿到了家里,二伯爷爷他们要是问起罪来,你别傻乎乎的自己一个人揽了,就说孙佺他们主动惹的事,另外,承认错误的态度要诚恳一点,千万不要跟爷爷他们顶嘴。”

“放心,哥又不傻。”

“你还不傻……”

此刻,朱家客厅内,朱家高层几乎全然到场,不过所有人的脸,都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一般,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那个孽畜还没回来?!”

片刻后,坐在高位的朱家老太爷朱逢春满面怒容开口。

底下的朱家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爸,广权他……还在路上。”一个身形与朱广权一般无二肥胖的富态中年人苦笑着看了朱家老太爷一眼,说道。

“还在路上?!”

“干脆让他死在路上好了!还回来干什么!”

朱逢春怒骂道,昨晚接到消息后,他气得差点吐血,打死他他都想不到,自己的孙子,竟然会为了一个上门女婿,同时得罪孙佺和邓世奇这两位豪门大少爷。

朱逢春实在想不通,朱广权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

为了一个区区一个上门女婿,跟南宁邓家的大少爷对着干?!

这是脑子被驴踢了不成!

“爷爷,刚刚招商银行的孙行长,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说……”

“说什么?!”

“孙行长说,再给我们朱家三天时间,三天后,要是还还不上那笔贷款,他们就走诉讼程序,并且拍卖我们朱家城东那几家餐厅。”最下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咬牙开口,他名叫朱康乐,是朱广权的堂弟。

“什么,走诉讼程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