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斩龙(1 / 2)

“是啊,景腾刚才那一拳堪称无敌,也就是陈峰,若是换成其他化劲初期的武者,恐怕会被当场击杀!”有人开口附和。

“陈峰的伤势也不轻,他不但虎口被震裂,而且内脏应该也受伤了,否则嘴角不会溢血。”有人看到陈峰的状态,做出这样的判断。

“原本以为陈峰会继续保持不败战绩,如今看来,今日之战,他多半玄了!”

“是啊,他根本无法抵挡景腾的终极底牌,势必会被景腾击杀!”议过后,第一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弟子,纷纷做出这样的判断,认为陈峰必败无疑。

而落败,意味着死亡!

“阴阳拳果然名不虚传,威力之恐怖,实属罕见!”

“不出意外,陈峰今日要丧命于此了。”

不光是第一艘大船上那些各门派弟子,就连第二艘大船上绝大部分武学大师也是忍不住开口,认为陈峰落败被击杀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之中不包括管南天、武志州、空冥大师、张天师和赵无道等几名顶尖宗师。

他们集体保持了沉默。

陈峰的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却在景腾动用阴阳拳的杀招之后被击伤阴阳拳远比他们想象的可怕!

若是陈峰今日战死,放眼华夏武学界,除了未出世的几个势力的最强传人之外,其他各门派所谓的天骄面对景腾,就如同纸糊的一般,连跟景腾争锋的资格都没有!

第三艘大船上,宇文博等人也沉默了。

景腾一拳轰飞陈峰,让陈峰受伤,就仿佛一盆冰冷的江水浇在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从打了鸡血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激动,有的只是担忧。

“杂碎,你不是很狂吗?怎么不狂了?”

就在这时,甲板上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景腾突然开口了,言语之中充斥着嘲讽与鄙夷,“你不是说斩我如斩草么?来,我站在这里,你来杀我啊?”

陈峰沉默不语。

而景云峰、景世明父子两人冷笑不已。

他们都很清楚,景腾刚才之所以没有乘胜追击,是因为“阴阳杀”这记杀招,一下打出三成的内劲,属于拼命手段,若是不能击杀和重创敌人,自身也会十分危险动用阴阳杀之后,内劲会出现短暂的失控,无法继续攻击。

这是阴阳杀唯一的弊端,也算是后遗症。

刚才,景腾不但开口,而且体内气息稳定,证明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而此刻,陈峰不但受伤,而且气息依然不稳,证明状态很不好。

两者,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腾儿,不要跟他废话,直接送他上路!”冷笑过后,景世明开口提醒景腾,他担心夜长梦多,出现变故。

而如果景腾趁热打铁,再次动用阴阳杀出手的话,就算无法一下将陈峰击杀,也势必会重创陈峰,让这场比武彻底失去悬念。

“杂碎,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挡住我几拳?”耳畔响起景世明的话,景腾冷笑一声,而后身形一动,再次朝着陈峰扑杀而去。

呼!

眨眼之间,景腾便出现在了陈峰前方,右拳再次轰出。

他再次动用终极杀招阴阳杀,整个人气势如虹,恐怖至极!

这一次。

陈峰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不等景腾近身,便抽身爆退,避开景腾的锋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