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微弱的气息(1 / 2)

她胸口的伤甚至还没有停止流血,染红的那大片的衣服也真实的告诉着陈峰,青栀应该是个死人,因为被捅入的位置是的心脏,一个必死的地方。

可微弱的气息,已经挣扎过来重新跳动的心跳,又重新在告诉着陈峰,她还没有死。

心下怀疑,他伸出手,摸在青栀的脖颈,那里血管的跳动再次证实了青栀还活着。

陈峰心中虽然惊讶,但此时最需要做的还是救命。

伤口还在流血,青栀的气息也很微弱,浸染的青衣被血液凝结住,和伤口糊在一起。

陈峰看了眼,他迟疑的还是动手撕开了那里的衣服,露出了白惜的肌肤与瘆人的伤口,伤口就在心脏位置,丝毫不差。

但一点点的跳动的感觉却也在说着,她还活着。

血腥之中的xing感,红色与白色的对比,柔腻与惨怖交织在一起。

陈峰撕开上衣,拉开成布条,然后一圈圈的压制在青栀的伤口上,希望可以以此来止住鲜血的流出。

可很快本来灰白的布条也被浸染,成了黑漆漆的样子,血迹顺着布条就要再次流淌下去。

陈峰无奈,他双手压向了青栀的伤口,希望通过外力来阻止。

忙活了很久,也许是青栀自身体质的强悍,也可能是陈峰施救的及时,伤口的血终于有了止住的趋势。

陈峰疲惫的坐到地上,看着那片甚至有些旖旎的场面却生不起任何的想法。

之后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青栀和女孩带回她的小屋,也不知道自己守着这样一个可能随时都会死去人到底有着什么意义。

但他还是一直等候在了青栀的床边。

等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中,陈峰缓缓的睁开眼睛,床上是躺着的青栀,小女孩睡在不远处的凉席上。

可看着,青栀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他站起身,又看了看青栀的伤口,血已经完全止住,呼吸和心跳都在,但气息却微弱。

陈峰在小屋里找到了纱带和治愈伤口的草药,他给青栀换上,想了想,又给她喂了一粒抗生素。

他不是一个专业的医生,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将一切做好,陈峰走出了屋子。

屋子的一旁有一条山泉水流下,初晨的空气带着特别的清新,泉水汩汩,阳光透过门口的一棵古槐照在了陈峰的脸上。

他沉醉了几分钟,却从不远处看到了动静。

也许是野兽,他这样想着,可很快,他就看到了来人。

那是一个道人模样,盘着发髻,身后背着剑,陈峰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青丘。

而果然,等到来人走近,陈峰看到他的面貌,果然是青丘无疑。

青丘看到陈峰,略有错愕,和陈峰作揖后问道。

“道友怎么会在此处,这里的主人呢?”

陈峰也没想到青丘还认识青栀,但因为上次的事情,他对青丘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也不愿意搭理他,只是看着他而已。

青丘好像并不在意,他对着陈峰微微一笑后,自己就走向了屋子。

陈峰也是立即就跟了过去。

房间之中,依旧如此,昏迷的青栀不醒,女孩还在沉睡。

而屋子淡淡的血腥气息直接就告诉了青丘发生了什么,他回过头问向陈峰。

“她受伤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